曾贵:把命运握在自己手中

发表于 2016-05-04 17:17 访问次数:3298 上一篇 下一篇

把命运握在自己手中

——记“感动宁波高校十大人物”曾贵

 

盛夏,骄阳似火。一群少年争先恐后地扑通扑通跳进村里的小河,享受河水的清凉。一个黑瘦的少年,羡慕地看着他们,他多想也和他们一起在河里畅游啊!但他犹豫再三,还是没有勇气脱下上衣。在那肥厚宽大的外衣包裹下的,是有些弯曲的脊背和背上长长的伤疤。这些,都让他深深地自卑。

“以前我从来不敢当众游泳,但现在,我已经可以当着许多人的面脱掉衣服,在游泳池里享受游泳的乐趣了。卸掉了心理包袱,我感觉活得轻松了很多。”记忆的镜头闪回到现实,坐在我们面前的机械学院机制104班学生曾贵,依旧黑瘦,但眼神明亮、自信,笑容真诚、谦和,用不急不缓的语调向我们讲述着他的故事。

痛苦像一把犁刀伤破了自信,但也挖出另一股生命的泉水。

曾贵出生在四川省泸州市泸县福集镇草坝村。父母都是普通农民,家里还有一个妹妹。3岁时,小曾贵便常常嚷嚷着背痛,医生曾断言,日后他将高位截瘫。父母带着他踏上了漫漫求医路,但由于当时的医疗条件和家庭经济条件所限,病情并没有得到缓解,脊柱渐渐弯曲严重并且压迫到神经了。12岁时,在好心人的资助下,他在高风险的情况下进行了开胸脊柱减压手术。

手术出院后,他在家里整整躺了四个月,吃喝拉撒全需要父母伺候。“我爸今年快满50了,但是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老得多。”谈起父母,曾贵的眼神黯淡了下来,表情有些伤感和歉疚。卧床不起的那段时间,他的心情低落到了谷底。有次,看着母亲头上新增的白发,他难过地说:“妈,我连累你们了。”母亲回过头悄悄地抹眼泪。儿是娘的心头肉啊!父母心里满是对儿子的内疚,如果能再早一点发现病情,如果家里条件好点让他早些去大医院治疗,他的病情或许就不会这样严重了。

上天还是眷顾他的。在医生的高超医术和父母的精心照料下,他的伤残等级从二级减轻到了四级,除了腿脚走路还有些不便外,脊背的病痛好了很多。经过12年寒窗苦读,他也如愿考上了大学。

乒乓球台上,小小的银球上下翻飞,章上鹏和曾贵打得难解难分,围观的同学一片喝彩声。“我的球技算厉害的,没想到曾贵比我更厉害,在班级可以算数一数二了。”大一军训时和瘦小的曾贵第一次打球,章上鹏感到十分惊奇。

国庆长假,陆超凡、练光泽、曾贵三个好伙伴结伴骑自行车去绍兴。虽然天气炎热,但陆超凡兴致很高,飞快地冲在前面。清早6:30从宁波出发,骑到余姚时已是10点了。大家坐下来歇息时,粗心的陆超凡才发现曾贵的脚一直在微微发抖,背上已经湿透了。他歉疚地说:“你这么累,怎么不和我说一下呢?”曾贵大口大口地喝着水,憨笑不语。

秋天,四明山枫叶如染。“我们去爬山赏枫叶啰!”在曾贵的热情张罗下,几个同学出发了。蜿蜒曲折的山路,仿佛看不到尽头,在欣赏秀美风景的同时,大家也累坏了。但曾贵精神状态始终非常好,爬上山顶时,“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豪情油然而生。

他热爱体育运动,打球、爬山、骑车……“我从来没觉得我和其他同学不一样,他们可以做的,我一样可以做得很好。”曾贵很要强,浓浓的双眉透出一股子倔强和韧劲。周末,他常常约上三五好友骑车到各个景点转悠。“中学时的我很闭塞,很少出门。旅游让我遇到了很多陌生人,当我发现他们看我的眼神和看其他人没什么两样时,我知道其实很多障碍是自己的偏见造成的。”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在与大自然的对话,与历史文化古迹的对话,与陌生人的对话中,曾贵的眼界和心胸也如蓝天白云、高山流水、繁花碧树一样开阔明艳起来。

哪怕是一只蜗牛,只要能爬上山顶,也能看到雄鹰欣赏过的美景。

寝室里,指针已经指到凌晨一点了,同学们都已睡下。在台灯温暖的橘黄色灯光下,曾贵还在埋头苦读,一手拿着彼得.德鲁克的管理经典,一手则细心地做着读书笔记。

书,是曾贵的精神之友。他涉猎广泛,尤其喜欢看励志、心理和管理类的书籍。看史铁生的《我与地坛》,他豁然开朗。“儿子的一切苦难,在母亲那里都是加倍的。”史铁生对父母苦心的理解和承担责任的勇气在他低迷时给了他莫大的鼓励。他看书很认真,很透彻,目前读书笔记已经记了厚厚的一大本,2.5万余字。课余他自学财务知识和管理知识,如今持有会计从业资格证并即将获会计初级职称。


“曾贵并不是非常聪明的学生,但是他真的很勤奋努力。”教过他的老师都对他的勤奋好学印象深刻。易新华是曾贵的班主任兼专业课教师,在他的印象中,曾贵大学四年专业课几乎是全勤,每次都坐在第一排,而且课后经常会问问题。一次,易新华帮他申请了一个市级学生课题,“拿到题目后,他确实有点摸不着头脑,我跟他说你先去搜索相关文献,一个月后,他把报告交给我,我发现他的整理分析能力很好,条理很清晰。可见他是下了很大功夫去做这件事的,也尽力去做了。”

“我属于笨鸟先飞型。”曾贵自己也笑着说。上专业课,他能够做到课前预习,课后复习。甚至听讲座,他也会事前搜集好相关资料。“曾贵从不会错过好的讲座,不管是校内的还是校外的,而且会推荐给我们一起听。”在同学们的印象里,曾贵做事情从来都是有备而来。因为讲座前准备充分,曾贵在提问环节举手发言非常积极,大胆心细。

暑假,对于别的同学而言是轻松快乐的,可以睡懒觉,可以尽情玩乐,但曾贵的暑假却过得异常忙碌而充实,勤工俭学、暑期社会实践、科创竞赛。三年暑假,他只在家里呆过一个星期。

2012年暑假,曾贵参加了浙江省数学建模比赛;2013年暑假,他参加了浙江省机械设计大赛。其中的数学建模比赛获得了省三等奖的好成绩。从初赛到决赛两个月时间,为了设计作品大家经常干到晚上一、两点,有好几次甚至通宵达旦。酷暑炎炎,但曾贵的干劲比太阳还要火热,他常常说,“虽然比赛很苦,但是乐在其中,能够将自己的专业知识付诸实践,感觉特别有兴趣,有动力。”

现在,临近毕业,曾贵终于找到了理想的工作。求职过程肯定是曲折的,历时5个月,投出简历几百份,参加面试近40场。“身体原因不能成为所有失败的借口,我始终相信,自己学得不差,一定可以找到理想的工作。”最终,这个好学、坚毅的大男孩打动了宁波奇美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目前,曾贵在公司已经工作一个月了,从事机械设备维护工作,“我和大家相处愉快,喜欢并且胜任这份工作。”他舒心地笑了。

当感恩驻入心中,暖流便在胸中汹涌,淌向他处的是不绝的爱的溪流。

曾贵是不幸的,也是幸运的,当他被命运的巨石压弯脊梁时,他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让他慢慢昂首挺立起来。

12岁,在好心人资助下做了大手术,他避免了日后的高位截瘫;

进入大学,鉴于他情况特殊,学校帮他申请到了阿克苏若贝尔螯合剂助学基金,该助学金包括了每年的学费,住宿费,医疗保险等各项费用,每月还提供500元的生活补助金,一举解决了他的后顾之忧;

寒假赶上春运,一票难求。排队购票、电话订票,三天下来均无果。就在他绝望之时,英语老师覃素红也加入了帮他电话订票的队伍。当接到覃老师的电话说订票成功时,这个朴实的农家孩子焦急烦躁的内心瞬间变得热血沸腾,激动得只会说“谢谢”了;

下雪天,机械学院领导到寝室专门看望他,嘘寒问暖;

得知他找工作多次受挫,学院一次次的帮他推荐就业岗位;

……

他是一个感恩的人,父母、老师、同学和社会的关心帮助,他都铭记在心,也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回报他人,回报社会。

辅导员杨军奇负责贫困生资助工作,让他困惑的是,完全符合国家励志奖学金评选条件的曾贵却连申请书都不提交。杨老师好心提醒他:“如果你不上交申请材料,是没办法获得励志奖学金的。”曾贵说:“老师,我已经获得了康恩贝自强奖学金,还可以去做家教,能够解决了。就不申请了,留给其他同学吧。”杨老师震撼了,“这是一个自强、无私的学生。”他感叹道。


大二暑假,曾贵选择远赴甘肃会宁县丁家沟乡张庄小学支教。会宁真远啊!30多个小时,跨越6个省份的舟车劳顿。会宁真穷啊!贫瘠缺水、黄沙滔天,学校操场是风吹一身土,雨落一脚泥,教室是晴天透光,雨天漏水。支教生活真苦啊!点着蜡烛围着乒乓球台用纸杯吃饭,半个月没有水洗头和洗澡。会宁的孩子真努力啊!5点不到就起床,走几个小时的山路去上学,为了走出贫瘠的大山,知识改变命运是他们唯一的出路。

这些,都深深地刻在了曾贵的脑海里。

在支教期间,曾贵主要为孩子们上心理课。张庄小学留守儿童很多,其中一个10岁的小男孩,让他印象深刻。第一次看到这个小男孩时,曾贵对他的印象是一个调皮捣蛋鬼,在课堂上一刻也不得安静。听同学们说他的妈妈抛弃了家人离家出走,爸爸也外出打工,现在他和年迈的爷爷奶奶一起生活。曾贵试探地问他:“你妈妈呢?”他答道:“妈妈死了。”冰冷的眼神像尖刀一样,刺痛了曾贵的心。

为了让小男孩走出被母亲抛弃的阴影,曾贵尝试着讲述自己的故事给他听,用自己的不幸遭遇来勉励别人是个揭伤疤的痛苦过程,听了故事后小男孩沉默了,此后他在课堂上安静了一些。

半个月的时间太短,虽然没有驱散小男孩心里的阴云,但至少让阳光透进了云层,他感到自己的付出是有意义的。

做一个自立自强的人,做一个心怀感恩的人。怀着这样的信念,曾贵努力着,前行着。“感动宁波高校十大人物”、“宁波市大学生励志标兵”、校“优秀大学生”、校“三好学生”、校二等奖学金、康恩贝自强奖学金特等奖、柯力优秀奖学金、数学建模竞赛省三等奖、校机械设计大赛二等奖、校尊师爱生征文竞赛二等奖……厚厚一摞荣誉证书的背后,是他的坚强、自信、乐观和友善。

采访中,曾贵一直在微笑着,他是一个爱笑的大男孩。一个曾被命运压弯脊梁的人,可以笑得如此灿烂,他的笑容深深地感染了我。脑海里忽然响起《感恩的心》熟悉而优美的旋律。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

伴我一生让我有勇气作我自己

感恩的心感谢命运

花开花落我一样会珍惜

……